感党恩、听党话、跟党走——一位志愿军老战士的平凡与坚守

【时间: 2019-06-13 08:56 内江日报】【字号:
雷树钦(中)和儿子雷永军(左)、老伴甘春英(右)

威远县靖和镇马基村84岁的雷树钦老人,曾是一名中国人民志愿军战士。6月3日,记者见到老人时,他从抽屉里拿出几样包裹得严严实实的物品,打开一看,有水壶、茶盅、奖章等。老人特意从中将一本党章挑出来,一边仔细端详,一边告诉记者,这是他在上世纪50年代入党时领到的党章,“这么多年来,从不敢忘记自己是一名共产党员”。

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作为一名老党员,雷树钦老人将对党的这份忠诚,融进了峥嵘岁月战火青春,融进了三尺讲台培桃育李,融进了自己人生的每一步。

忆战火青春 感恩新时代

在雷树钦老人珍藏的物品中,有两份证书引起了记者注意。

其中一份,在陈旧的信笺纸上这样记载着:学生雷树钦……于一九五二年八月在我校初中部壹年级贰学期肄业,因自动参军请求休学,特给此证。而另外一份有些破旧、磨损的革命军人证明书上记载着:雷树钦同志系一九五三年二月参加我军现在九十九团团部工作,其家属得按革命军人家属享受优待,此证。结尾落款为中国人民志愿军政治部。

这两份证明书,如同开启那段峥嵘岁月的钥匙。老人在老伴甘春英和大儿子雷永军的陪伴下,打开了话匣子——

1949年,国民党败退撤军,雷树钦的家乡陷入无政府状态,土匪猖獗,学校也因此停课。这一年,雷树钦13岁。

后来,解放军进入当地剿匪,雷树钦多次做引路人,其间还差点被土匪迫害。土匪被清剿后,当地恢复了正常秩序,学校重新开学,年少勇敢的雷树钦被选拔担任儿童团团长。

1953年2月,雷树钦加入中国人民志愿军,赴朝作战。由于道路被摧毁,他所在的部队须从朝鲜东海岸的元山市步行前往三八线的鱼隐山前线。

在敌机的环伺与轰炸中,战士们夜以继日地行军,脚磨起了血泡,就用针刺破接着走。沿途,许多城市乡村被摧毁为废墟,弹坑一个挨着一个,让人印象深刻。

半个月之后,部队终于抵达鱼隐山前线阵地。一天深夜,团部组织了一个排的兵力突击,雷树钦就是其中之一。

战斗中由于视线不好,雷树钦所在的班被打散,陷入三面受敌的境地,情急之下,班长下令三人一组找隐蔽等待增援。雷树钦和另外两名战士躲在了一处悬崖下,敌方的子弹呼啸而来,那两名战士均不幸中弹倒下。雷树钦拿起一枚手榴弹朝子弹飞来的方向扔了过去,然后紧紧盯视前方。不一会儿,只见两名敌人猫着腰往这边跑来,他赶紧又扔了两枚手榴弹过去,同时留下一枚手榴弹,准备和敌人同归于尽。幸运的是,两声爆炸后,敌人再也没有起来。

战斗一直持续到天亮才停,支援部队找到雷树钦时,他已筋疲力尽。在这次战斗中,他所在的班牺牲了7人。

后来,雷树钦被安排到战地医院为负伤的战士确认身份信息,他也因此结识了许多战友,其中一些永远留在了异乡。

三营参谋长石世喜,人高马大且学识渊博,待人也十分友善,战士们都尊敬他。一次作战中,他不幸负伤被送进医院。为让他保持清醒,为其包扎的战士一直呼喊着“参谋长”三个字,每呼喊一声,雷树钦就在一旁记下,共呼喊了105声,石世喜才小声地应答一下,但遗憾的是,在转往师部救治途中,石参谋长由于伤势过重不幸牺牲;陕西人郭正喜,在鱼隐山反击战中,孤身一人冲进敌军阵地,炸掉了敌军指挥部,还与美军贴身肉搏。整个反击战我军共歼敌1000余人,仅郭正喜一人就歼灭敌军60余名,战后中国人民志愿军总部为郭正喜记特等功一次……

一个又一个英雄事迹,每一个都让人动容,也让老人在讲述过程中几度哽咽。

雷永军告诉记者,父亲身体很硬朗,除了听力受当初炮火的影响下降外,没有得过大病。为了不给儿女添麻烦,老两口单独生活在一起,吃穿住行都由自己打理,而且每天早上5点,都会准时起床到院坝锻炼。

“经历了从前的苦,才更晓得珍惜现在的好。”老人说,如今自己吃穿不愁,5个子女也都已成家立业,这样的生活“很好,很好”。

编辑:曾小龙
记者:袁亮 刘春云